镇魂女孩回家啦!更新!

怨宅姊妹篇:诡宅⑩

就在倆人说着话的时候,在外面焦急向孟宅赶来的聂怀桑和抱山散人终于抵达了孟府的外围。倆人站在围墙外找到了当时学生们和后来聂明玦他们翻墙进去的地方。杂乱的脚印,倒伏的灌木,只有向内而无向外的痕迹,一切都表明,没有人出来。就连有人逃出来告知里面情况的希望都没有。聂怀桑一下子就急了,想要跟着翻墙进去,但被抱山散人拦下。
  散人语重心长的说“怀桑我也很着急想知道里面的情况,但是目前里面一个逃出来的人都没有,情况也不明朗。再加上里面的东西不好惹,万一惹上了,就麻烦了。里面的人现在只能指望着我们,如果我们贸然进去,也被困了,就真的没希望了。现在我希望你能够冷静下来,我们商量一下进去的办法。我记得我观前辈曾经修建了一个地下通道,这个通道可以进去宅子地底,然后我们再顺着阶梯上去。”
  “事不宜迟,赶紧出发吧。”“别急,我们要进去总要先做好准备,我会在这宅子的墙壁和大门上画上符咒以免再有人随意进入到这宅子里。也是为了封住宅子里面的东西,免得他们跑出来。而且这地底下什么情况也说不准,多少还是要准备些手电什么的。你去准备吧,我先绘好符咒。”随后,抱山散人解下背在背后的小包袱,掏出里面放着的一小罐朱砂和一只用白玉一样的东西做笔杆的毛笔。
  毛笔以洁白通透的材质为杆,雕成了竹节的样子,一节一节的,白狼毛为毫,长不过巴掌大小。浸润了朱砂后笔杆上更是显出了丝丝缕缕的红色细丝,仿若人体经络,触手清凉温润。抱山散人拈起笔,一笔一笔的在宅子的大门上,从门上的门环开始,绘上了镇邪的咒文。密密麻麻的咒文就像是一张细密的大网,牢牢的将宅子包裹。完成后,在一旁等待的有些焦虑的聂怀桑立马走了上来,看着散人的脸色苍白,他有些不好意思了。“散人,要不您还是休息一下吧,我来找那个地道的入口。”抱山散人深呼吸了几次,缓和了一下说“不必了,走吧,这地道的入口,就在宅子后门的石灯底下。”
  等他们走到石灯旁,看着两座石灯上的莲花纹,抱山散人对聂怀桑说“怀桑,你站到右边的石灯旁边,在阴阳学说中,左为阳,右为阴,所以,右边的话你要找到太阳照射不到的阴面,也就是北方的莲花纹,我数三二一,我们一起按下去。三、二、一。按!”倆人一同用力按下,过了一会,两座石灯的底座下方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还传来了喀啦啦的铰链声。石灯中间的空地开始缓慢的下陷,在下陷到一定的程度后,两块石板向两边分开露出了向下的由青石铺就的楼梯,倆人对视一眼,确认了周边没人后,快速度下到楼梯,开始向下走去。就在他们走了没几步路,身后的石板轰然合上,只余一片黑暗。
  聂怀桑从背包里取出手电,狼眼手电的光束照亮了黑暗,又在更远的黑暗中一点点消失,四周寂静无声,头顶上是厚重的石条组成的天花板。两个人互相搀扶着往下走,走过了石梯,聂怀桑突然踩到了一汪水。他拿着手电往前照,只看见面前根本不是一汪水洼,而是一个相当大的水潭,在水潭的对面有个向上的斜坡,坡上有着一道门,门上似乎有不少的装饰。这应该就是抱山散人师门的前辈所修建的通道了。抱山散人看到怀桑指的门时,眼睛一亮,语气中也多了几分激动“应该就是那里了,我们试一下水的深浅,如果不深,我们就淌水过去。”
  聂怀桑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先慢慢走到对面去试试,他们的东西准备的有点仓促,没有带可以测水深的工具。他把手电对准了脚前方的一小片范围,一点点的往前走。水凉得刺骨,而且水里的寒气还往骨头里渗,往上窜。幸好距离不算远,很快就走到了尽头,站在门前,聂怀桑像这抱山散人的方向大声喊“过来吧,这水很浅,就是凉了点。”说完,聂怀桑就发现自己的身体里好像有一股寒气不断的向着心脏方向涌去,仿佛要侵蚀他的身体。他,动不了了。
  在对岸的抱山散人听到了聂怀桑的呼喊后也学着他的样子走进水里。一进水里,她就发现了不对劲。水……凉过头了。虽说地下水寒凉,但绝不至于冷到缠着人的骨头。想到这,她急忙走过水谭,等她走到聂怀桑身边是立刻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坏了,这小子肯定着了道了。她快速从包里掏出来一张火系驱邪的符咒,拍到了怀桑的心口,符咒一贴上立刻就化为灰烬。聂怀桑也能动了。他一能动后立刻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显然是吓到了。“散人,这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吓人。”抱山散人眉头紧锁叹了口气“怀桑,恐怕这里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这水分明就是聚集了大量怨灵的怨气,凄寒彻骨,普通人随意沾上一点就去不掉这寒气,最后寒气攻心而死。光着水就这样,都不知道这宅子里又多了多少阴灵啊。算了,走吧,咱们还是去开门吧。早一天把人救出来,咱们也安心。”“那……我们救了人还是走这里出去吗?我大哥他们怎么走啊?”“不用担心,每个人贴一道符就好,但是这只是短时的,所以过去的速度一定要快。”说着,她走到门边,仔细的看着门上的图案。门上画的是一幅伏羲八卦图,在图案的正中有一个巴掌长,手指粗细的凹槽。里面原来似乎应该放着什么。抱山散人拿手比划了一下凹槽,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从包里找出来她之前用的毛笔,小心翼翼的放进了槽中,轻轻按下。只听见咔哒一声,紧闭的大门徐徐打开。一阵带着腥气的风从里面吹出,被封印了四百多年之久黑暗将再次苏醒。
  聂怀桑被那股腥气一熏差点吐了出来,忍不住吐槽“这到底是什么味道啊,腥臭得不得了,跟什么东西腐烂了一样。”抱山散人此时脸色也不好看了“恐怕这不是普通的通道,就怕这是墓道,这下可麻烦了,快走!务必在天黑之前把他们带出来,天黑了我也没办法了。我师祖传下来的镇邪笔已经留在门外了,不能拿下来,一拿下来机关就会闭合,我们出不去。但是没了镇邪法器,我怕光靠符咒压不住。”倆人赶紧往通道前方走去。而在地底的更深处,层层锁链缠绕的棺木中,一双眼睛悄然睁开。
  在后厢房与孟诗一同做着手工灯笼的孟诗和思思突然感到了地底墓穴的动静。笼罩在地底的结界破了!她们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与愤怒。恐惧是因为那个男人要出来了,愤怒是因为有人竟然敢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样。思思立刻拉了孟诗一把,快速的向地底掠去。正在熟睡的薛洋感受了久违了的疼痛,他的胸口一空,就像有什么东西被挖了。他迷迷糊糊的醒来,喊了几声也没人应和,于是就边揉眼睛,边去找孟诗和思思。而正在述说着过往的聂瑶二人,察觉到了地底的震动,也起身向楼下走去。
   命运被看不见的手拨乱,四百多年前断开的线再次被续上,一切都将在此地被了结。这天,要变色了。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