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女孩回家啦!更新!

怨宅姊妹篇:诡宅⑨

孟诗走后不久,聂明玦就从共情中醒来,就这么看着孟瑶抱着自己的头颅述说着他与“聂明玦”四百多年前的过往。“当时我看看着你拿着刀舞得虎虎生风,身姿矫健。你的身上有着我没有的东西,我的身体只能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你不一样,你的身体是那么健康……”孟瑶说着,撇了撇嘴
,眼睛里带了点小小的嫉妒。
  他把怀里抱着的人头有往怀里搂了搂,抱在了胸前,把下巴搁在了头颅的顶上蹭了下。聂明玦看着他的动作觉得他的阿瑶有点像只傲娇的猫咪,平时看着乖巧可人,但是当他傲娇起来,露出尖爪的时候杀伤力也是很可观的。但不管怎样,他皮糙肉厚,不怕被挠,给他家阿瑶当猫抓板也没问题。
  孟瑶看着聂明玦没什么害怕的意思似乎心情好了点,毕竟自己现在就那样了,也走不出孟府,如果有可能,他是真的想把聂明玦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如果他不愿,那么,就永远的睡下去吧。“我当时也不敢爬到墙的那边去,只能是趁你练刀的时候偷偷的爬到墙上,借着花木的遮挡悄悄观看。直到有一天我一不小心踩到了青苔从墙上摔下,把左手摔脱臼了,娘和思思姨知道了之后实在是心疼。于是就派了人去聂府,说是两家既然是邻居,也该多有往来才是,这样,我们开始慢慢熟了起来。”
  孟瑶说完,似乎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嘟嘟囔囔的说“可是当时你都不怎么愿意理我,还嫌我太娇弱,不愿意带我一起练武。”还伸手拍了拍聂明玦的胸口。聂明玦一时半会有些反应不过来,阿瑶对他撒娇了!
  接着孟瑶继续往下说“就这样,我找了很多理由去到聂家呆在你身边,刚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瞒过思思姨和阿娘,可后来,我的心思再也隐瞒不下去了,就挑了个机会和他们摊牌了。她们听了之后说也说了,骂也骂了,可我就是认定了。我知道你看起来很凶,有些时候会嫌弃我有些过于娇贵,可是还是愿意跟我接触。阿娘她们在我父亲回来后一直帮忙遮掩我的心思。我知道父亲不喜欢我,因为我虽然是个儿子,可我不姓金,我姓孟。不管他走到哪里,没有人会叫他金老爷,叫的都是孟家姑爷,他的一生都将跟孟府赘婿这个身份链接在一起。”
  聂明玦突然想起,那个将一个女人摁进池塘淹死的书生连忙问到“阿瑶,我在共情中看见一个书生将一个女人沉进水里面淹死了,那个女人就是你刚刚说的思思姨吗?”
  “是的,就是思思姨。她是我们家老管家的女儿,跟我娘一块长大,虽说是主仆,实则情同姐妹。你看到的那个书生是我的父亲。就是我之前与你所说的那个愿意来到我们商人之家的人,他叫金光善。”
  “他不是救过你阿娘吗?不然你阿娘也不会嫁给他吧。“当年他所谓的英雄救美不过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罢了。当时人们找到他们的时候我阿娘身上披着他的衣衫,这样一来我阿娘不嫁也要嫁了。后来婚后没多久就有了我,生下我之后我娘就更加无所谓了。基本不跟他多交集,外公去后就把家中大部分交到了他手里,但最重要的织锦技术等还在阿娘手里。我娘也想得开,他要是真的想生一个姓金的孩子也可以,找个通房丫鬟就是了。但是他居然把算盘打到了思思姨身上,阿娘这就不忍了。思思姨一直想找个好人家出去当正房太太的。开始还没什么,可是后来他越来越过分,连思思姨的婚事都搅黄了,阿娘气不过,就想收回孟家的权利,可是金光善早就知道有这一天,孟家开始分裂成两派,争斗不休。直到我十五岁那年,他终于发现我喜欢你的事情,而当时,你也终于对我有了回应,至少,是把我当成了亲弟弟了。他终于找到了理由处理掉我了。我不仅不姓金,居然还是个断袖,连一点金家的血脉都传不下去。他想杀了我们三个之后,就带着孟家的产业改成金家。”
  孟瑶说到这里,眼神开始变了,原本清澈的眼神变得阴鹜起来。脸上出现了斑斑点点的尸斑,眼球开始充血。抱着头颅的手上也出现了腐败的血管。他接着说“可是他连思思姨捡回来的养子都不放过,在两方的争斗白热化的时候,他先将思思姨杀害,随后就以我们母子遇匪为由为我们办了丧事,成功将孟家攥在了手里。但实际上,我们被关在了宅子地底的一座墓穴里,那座墓,才是我们真正的埋骨之地。我们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活了三年,期间他一直想逼问孟家的不传之秘——织锦技术。但我娘咬死了不松口,不管他怎么威逼,殴打,都不说。最后他没办法了,干脆就把我们母子俩杀了。也是,我们两个本来就不是他在乎的人,再加上他也烦了,两条命而已。呵呵。”
  孟瑶说的轻描淡写,仿佛两条人命根本不值得什么一样。听着他的语气,聂明玦猛的抱住了孟瑶“阿瑶,你不是什么不值得的,你是这世上最宝贵的珍宝。你值得最好的。如果当时的我能够早一点知道你的心意,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孟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把头靠在了聂明玦胸前,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当年自己被囚,一直以为聂明玦会为见不到自己而开心,却没想到聂明玦早在自己的“灵堂”上被害了。“阿瑶,你当年隔了那么久才离世,又一直被囚禁着,你是如何保留了这个……头颅的?”聂明玦似乎有些好奇。
     孟瑶诡异的笑了笑“当年我死后,魂魄含怨不散,就开始四处闹,结果阴差阳错之下发现你的魂魄居然还有一缕盘踞在头颅不散,而身体早已腐化。可惜了,我只能将你的头颅砍下来用阴气保存了。最可恨的是金光善居然还找了个不分是非但又偏偏是个老好人的道士,居然把我们困在了这里成为了地缚灵。阿洋,哦,就是思思姨捡回来养的孩子,我娘的干儿子为了救我们,跑去袭击了那个道士,结果被金光善抓了。那个小傻瓜,早就告诉他躲得远远的,别来蹚浑水,结果他躲了三年还是来了。后来金光善骗了那个道士,说是把阿洋放了,实际上他硬生生撵断了阿洋的小指,还把他当成了祭品。大哥,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了,可是因为这里空间特殊的缘故,阿洋还活着的,你要是真的想走,拜托你带走他,他还有机会活在人间。”孟瑶急急的说。
  聂明玦问“那个道士叫什么?”“晓星尘。”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