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女孩回家啦!更新!

木偶(一发完)

西域的风像刀子,每次被风吹到,可以从外冷到心里,可以将心脏封住,然后,挖出来。坐在家中的孟瑶看着窗外呼啸的风雪想着。来了这大漠也有不少年头了,可是他还是不喜欢这里。在他的心里,他的家应该是在一个下雪都下得很温柔的地方。风不会刮得能把人吹跑,雪会安安静静的飘落下来,轻轻的落在窗前。而不是大块大块的冰雹和雪粒被裹挟在风里四处砸。可是,那个人喜欢这里,他是最适合这里的,这里的风雪就像他一样,直接,刚正不阿。不过,有那个人在身边,冷不冷,喜不喜欢又有什么所谓呢。他今天回来得似乎有些迟了。
  他收回眼神,对着火塘暖手。手放在火塘边的时候原本有些冷凝的血液一下子活动了起来,关节也舒展开了。转头,看了看靠在远离火塘的工作台上的木偶。木偶做的很漂亮,是个女孩子。身上穿着漂亮的裙子,它不像中原的木偶一样披着长长的披帛,宽袍大袖,端庄大气。而是穿着红色的胡服。手臂部分和纤细的小腿裸露出来,再加上那盈盈一握的细腰,显得十分妩媚。
  孟瑶是个木偶师,他做出来的木偶从来都是十分的逼真的。西域人大多爱看木偶戏,但是却鲜少有木偶师能够做出动作灵活,但又十分逼真的木偶。在他来到库罗来那之前,根本没人能够做到。也曾有人想要去他门下学习,可不管怎么样,孟瑶就是不答应。也不是没有想去偷窥的人,但是这些人往往会晕头转向的回到家中,每次被问起都是一脸茫然。至于硬来?不好意思,孟瑶身边的那个男人可不是摆设,那一手刀法刚猛至极,身上的气势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有的。看着他对孟瑶那在意的神情就知道,这孟瑶的家门可是摸不得的。
  库罗来那是一座本该消失在北魏之时的城市,但是它毕竟处于西域的交通要道上,在战乱过后不少手艺人和流浪者重新聚集在这里,渐渐的也恢复了往日的几分繁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这种三不管地带,没点真本事,是混不下去的。孟瑶的本事就是操纵木偶,别的不敢说,利用木偶杀人还是能办到的。不过,自从他把聂明玦捡回来之后就很久没动手了。他最爱的木偶就是躺在工作台上,等待着他修复的那个舞女木偶。它是孟瑶来到库罗来那后做的第一个木偶,用的是一颗生长在城外的一颗被火焚过的胡杨木树心。做好后孟瑶给它取名叫愫愫。走哪都带着她,愫愫就好像他的女儿一样。给她用最好的丝绸做衣服,用红宝石做头面,用上好的燕支绘出她的妆容,漆黑的珍珠做她的眼睛。整整七天他都没有离开过家里,手中的刻刀不停地刻着,看着那樱桃小口,细长的眉眼一点点呈现在手下。在孟瑶看来,愫愫是有灵魂的,总有一天她会回应他。而对于人偶愫愫来说,也是如此。
  愫愫原本不叫愫愫,她是鄯善国国主鄯朱那的女儿。在城破的那天,她逃到了孔雀河畔,想要渡河逃跑,结果被抓回,并烧死在胡杨树上。胡杨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朽,她的灵魂不得离去。直到那一天,孟瑶来到了胡杨树前,他用手一寸一寸的抚过被烧得漆黑的树皮,眼神深情,这仿佛摸到的不是丑陋的胡杨,而是什么珍贵的宝藏。于是,她被带了回去,做成了人偶,这么多年了,她终于从新有了美丽的身躯。
  两个人原本过着相互陪伴的日子。她可以安安静静的倾听着孟瑶的一些苦恼,在孟瑶需要的时候也可以成为他手上杀人的利器。可是,为什么会有那个人的存在!明明她才是最应该陪伴在阿瑶身边的人。她看着孟瑶对着聂明玦露出最温柔的笑容,两个人静静地依偎在一起看雪,一起烤肉。看着聂明玦在清晨离开家门的时候会细心的替孟瑶掖好被角,握着他露在被子外的手放到唇边轻轻的亲吻,然后再放回被子里。聂明玦回来的时候会给孟瑶带礼物,有些时候是一些他需要的细小宝石,有些时候是中原来的的笛子,笔墨之类的。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躺在工作台上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亲热,因为她在上一次的暗杀中受损了。
  孟瑶一直都没找到合心意的修补愫愫身体的材料,不禁有些着急了。没想到聂明玦看在眼里,就冒着大风雪去了当年孟瑶找到的那棵胡杨树的地方,从新砍伐了一段木料回来。这一来,修补愫愫身体的材料就有了,可是孟瑶对着聂明玦冒着大风雪跑出去的行为也有些生气,一连三天没搭理他,埋头修补愫愫去了。三天后,聂明玦率先到了个歉后就一把抱起孟瑶跑到了隔壁屋去,接着愫愫就听到了细碎的呻吟声出来。愤怒燃烧着她的内心,她对自己说,站起来,站起来。慢慢的,她发现自己的手能够动了,一点一点的,身体开始不再僵硬,她真真正正的“活”了。
  迈着轻盈的步子,愫愫走向旁边的屋子,她看着床帘的晃动,男子交缠的身影,听着急促的喘息。她感觉自己又像是回到了当年被火烧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个声音叫嚣着,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孟瑶不爱你了,你再也不是他的唯一,他有了聂明玦!总有一天你会被抛弃,就像那些被主人抛弃的玩偶一样!嫉恨已经占据了她整个心灵。
  她走到了门边,把大门紧紧的关上,扣死。又拿了许多的柴火放到屋外,窗下,点燃。等她做完这一切回到屋里时,倆人已经熟睡。她悄悄地掀开帘子,看着相拥而眠的两个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阿瑶,变得和我一样吧,这样的话,就在也没有人能从我身边抢走你。她向着窗边的蜡烛伸出了手,火苗很快爬上了她的身躯,随后,她扑向了床。因为天气干冷,屋里又存放了不少制作木偶的桐油,大火很快就吞噬了整间屋子。多年后,逐水而居的人们离开了早已被黄沙淹没的库罗来那,那个漂亮的人偶师和他身边的那个高大威猛的男人,以及那个逼真无比的人偶的故事再也无人得知。他们来自何处?因何而相遇?又为何而死?一切都被淹没在茫茫风沙之中,再也无人得知。
  公元2018年,库罗来那考古发掘中,一所被火焚烧过的房子的遗址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人们在焚烧得几乎不成样的床上找到了两具拥抱的骸骨,高大的骸骨紧紧的拥抱着身材娇小的那具,交颈而逝。即使是死亡,也没能将他们分开。
  千年之后的孔雀河畔,胡杨林生机依旧,只是,这次多了两名游客。
  “你好,我叫孟瑶,是一名美术老师。”
  “你好,我叫聂明玦,是一名警察。”








emmm,今天听着听着puppet,和安娜的橱窗,突然
  冒出来一个关于木偶的脑洞,写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跑偏到哪里去了。就当是个随意的小短篇吧,好歹记录一下。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