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女孩回家啦!更新!

怨宅姊妹篇:诡宅⑧

  而另一边,聂怀桑翻山越岭,走了好几个小时的山路终于抵达了抱山散人所住的地方,急得也顾不上什么敲门礼仪了,直接在门口就大喊“请问抱山散人在吗?我叫聂怀桑,我的哥哥和晓星尘警官在寻找失踪学生的时候被困在一座宅子里了,就是云萍城内的孟府。您一直是晓星尘警官在孤儿院里的资助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您一直不让他知道,但是现在他有难您不会不管的对吧。他……”怀桑话未喊玩,门就开了,抱山散人站在门边手上还拿着个小包袱跟他说“聂怀桑是吧,既然是出事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去孟府吧。详细的情况你在路上和我说。”怀桑根本没想过事情的进展会如此的顺利。激动的语无伦次“谢谢您肯相信我,我们这就出发,车子就停在山脚下的村子里。”倆人快速的像山下走去。
  路上怀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散人,您知道这孟府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之前闯进去的人的舌头会不断地萎缩直至憋死自己,要不就是吓得疯疯癫癫?而且此前孟府在地方志的记录也是突然就消失掉了。”抱山散人边走边看着路旁的风景,慢慢的开口了“其实孟府的资料你应该也在地方志上看到了,孟氏母子遇匪身亡。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根据我们观中的记载,孟府的赘婿名叫金光善,他曾经在孟氏母子去世后三年请过我观的道长前往孟家进行驱邪。据说孟氏母子留恋家中,迟迟不愿进入轮回。但那次之后,道长们无功而返,也不愿再提及孟府的事情。金光善也于三个月后去世。孟府一时间门可罗雀,慢慢的也就没人记得了。但事实上,道长们曾经教金光善在孟府设一个小的祭坛,但不知为何,就是设不起。”抱山散人有些无奈
  聂怀桑心里更是凉了半截:这么凶猛的吗?那大哥他们还能够等到我们来吗?“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孟府里的东西虽然凶,但是也是讲道理的,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他们跑出孟府的范围。至于那些被割了舌头的人也都是因为他们私自闯了进去,还想着将里面的值钱东西盗窃出来才遭了罚。当年我的师兄也曾进去想要降服他们,但并未成功。他出来后与当时的云萍城市政府说无论如何这宅子都不能拆,也不能让人随意进出。虽不知他与里面的灵达成了什么协议,但毫无疑问,只要不是故意去惹他们,他们是不会出来的。”
  “那我大哥和晓警官还有出来的希望吗?毕竟他们也是为了找人才闯进去的”“难说,但我手上带来了当年我师兄与他们立下的契约,希望能够有些震慑作用。”聂怀桑心里更加焦急,加快了脚步向山下走去。
  被古怪血水卷入井底的晓星尘在入水的瞬间就死死的屏住了呼吸,想要往上浮。但水流非常的湍急,很快就把他卷入了地底暗河中。
  河水一直带着他横冲直撞,最后流入一个像漏斗一样形状的人工开凿的地方时他已经晕过去了。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抛到了岸边的石滩上,黑影们围在他的身旁安静的待着。在旁边的石壁上还有一个人工开凿的石洞,而河流的两面岸边都有类似痕迹,显然这条暗河原本不是这个走向的,它是被人为改变了走向。晓星尘尝试着沿着河流往上走,但走了一段就发现前方的石壁越来越向中间靠近,最窄的地方已经容纳不了一个成年男子通过了。他回头向后看去,黑影们还在原地看着他,手臂却直直的指向那个石洞,原本看不清五官的头颅开始出现五官的轮廓,身体也微微向着洞口偏去。“你们是想让我进去是吗?”话音刚落,黑影们立刻点头,并开始拽着晓星尘往洞口走去。洞里很黑,路的两旁开凿得并不平整,有不少坑坑洼洼的地方,地面和墙壁还有因潮湿而生长的苔藓。晓星尘从旁边的裤兜里摸出了一个小手电,他的背包已经在被卷入暗河时就丢失不见了,狼眼手电和备用的电池都在包里,幸好他有随身带个备用小手电的习惯,不然就真的惨了。手机虽然还在身上,但因为泡了水,早就不能用了。现在只能祈祷着地下隧道不长吧,而且还有路通向地面,不然在没食物,没有求救工具的情况下,这里只怕就是自己的埋骨之地了。
  不过,随着隧道渐渐向上,苔藓开始慢慢消失不见,两旁的墙壁变得平滑,开始出现花纹,到了后面甚至出现了壁画。脚下的道路也变成了青砖铺成的。晓星尘留意到这条隧道的两边有一些灯,里面还有些许灯油。他摸了摸自己身上,打火机还在,隧道里有风,显然是流通的,可以试着把灯点起来,省点手电筒的电。
  灯点亮后,墙壁上的壁画一览无余,壁画用朱砂绘制,居然还没有褪色。他仔细的凑上前去看着壁画,以期这壁画能够给自己一点提示,关于如何出去,也关于这诡异的宅子。
  壁画上所绘的场景堪称惨烈。而且在晓星尘集中精力开始看以后发现壁画上的图画开始活动起来。一个女子被埋在土里动弹不得,另外两个男子,一人拿着刀正在缓缓的在她的后脑勺割开一道细细的口子,然后另一个男子将手中那碗水银灌入细口中,女子被水银腐蚀得惨叫连连,随后,就看到她一点一点的从土里扭动着出来,皮却留在了土里。那个拿刀的男子从土里拿出人皮,交到一直站在旁边树荫下站着的书生打扮的男人。男人拿了女子的皮后也不管在一旁苦苦挣扎直至咽气都不瞑目的她。他只是把皮放在一旁的空白屏风上摆成了提灯的姿势。只见屏风原本
空白的面上漾起一圈一圈的涟漪,人皮慢慢融了进去。书生迅速提起笔开始一笔一笔画了起来,先是衣裙,再到头面首饰,手上提着的灯笼也是极为精细,可以看出画的是十二花神。还有旁边大片的金星雪浪花丛。晓星尘继续往前走,又看到那个书生正面对着一个眉目精致的少年。少年被绑在了树上动弹不得,但眼神还是相当的狠厉,仿佛能够杀人一样。男子定定的看了他一回,还是举起了手里的刀,狠狠地扎进了少年的胸膛,他把刀扒出来后还把手伸了进去,拿出了少年的心脏。他把心脏放进了一个描金的木盒里面,转身就走了。就在晓星尘想继续往下看时,墓道里传来了“哐哐”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人用木头敲击着地板砖一样。声音接近得非常快,好像前一秒在墓道的那头,下一秒就到了中间一样。晓星尘迅速反应过来开始戒备。而当他看到那个接近得东西时还是被吓到了。
“阿瑶”孟诗看着坐在聂明玦床头看着聂明玦眼都不眨的儿子,轻轻的喊了一声。孟瑶闻声回头乖乖的喊了一句“阿娘,我……”孟诗走到儿子身边,爱怜地摸了摸儿子的头发。“阿瑶,你是真的想留下他吗?你有没有想过,他早已忘记了你。而且,我们如今这个样子,他却是个活人……而且那地底下的也开始不安分了,我担心。”“阿娘,我不知道,我只想他陪着我而已。”孟瑶的眼神有些阴郁,把头撒娇似的靠在了孟诗的怀里。“我知道他不会记得我了,但是他之前看我的眼神,他也是对我有感觉的。这一次,我真的不想放手了。”
  孟诗见劝不回儿子,也就不管了,反正就算是地下的东西冲出来她也不怕了,四百多年了,她也受够了。再怎么样,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四百多年前她是个软弱无能的大家小姐。整天顾着自己开心快乐就够了,结果被人骗得惨兮兮的,还连累了自己儿子和思思。想到这孟诗也就撩开手了。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