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女孩回家啦!更新!

怨宅姊妹篇:诡宅⑥

看到这里,聂明玦突然觉得眼前发黑,整个人都晃了一下,等他再次睁眼,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灵堂里面。大大的奠字,静静放置的一大一小黑色的棺木,供桌上放着几盘贡品,还有两块灵牌,上面写着:妻,孟氏之灵位和子,孟氏子瑶的字样。孟瑶!怎么可能?孟瑶不是屋主的后人吗?他……他不是现代人吗?怎么会!聂明玦有些难以置信,脑海里怎么也不能把孟瑶的脸与这灵位联系起来。
  四处静悄悄的,只有外面树上的报丧鸟时不时的叫上一两声,极为渗人。聂明玦发现似乎除了自己之外根本没有守灵的人。在面前的炭盆里还烧着纸钱和一些织品,发出燃烧的噼啪声。聂明玦尝试着控制自己的身体,刚刚开始还是一动不动,但是想到孟瑶,聂明玦心里更是复杂。
  他是个gay,虽然他长得很直,性格更是个钢铁直男一般,但他事实上天生就是个弯的。原本在发现自己的性取向之后他就没想过自己能够成家,传宗接代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怀桑好了。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想有个家。这个看起来高大壮实,一个能打一堆的大男人也有一个温馨的小梦想——找一个情投意合的恋人,养只乖巧可爱的猫咪,每天晚上一起吃饭,每天起床都能有个人说早安。可是gay圈有多乱他也是知道的,他也曾经和一个看起来很乖很乖的小男生一起过,可是,最终还是分开了。那个男生还是接受不了这样安静的过日子连煮饭都不愿。他就像温室里的娇花,不能受一点苦。而阿瑶不一样,他身上有着乖巧,但他也有属于自己的傲骨。他不骄不躁,身上有着一种令人心动的感觉。如果非要形容,那就是一见钟情吧。
突然他发现自己能够动了,缓缓的从跪着的地上站起来。跪的久了,腿被压麻了,但他没管。踉踉跄跄扑到棺木前,想要推开棺木,看看里面的人到底是谁。到底……是不是他的阿瑶。
  就在他尝试将棺木推开的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喝止的声音:聂家小子,你在干什么!一个身穿孝服的男子快步走来阻止。聂明玦一回头,看到男子的面容时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名字,金光善!这个男人就是在池塘边把那个女人淹死的那个白面书生。但当时的他明显要更加年轻一些。那么说,他是孟家的上门女婿,这死的就是他的妻儿了?那个被淹死的女人又是谁?为什么自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会不记得他是谁?
  就在他对着男人的脸有些懵的时候,男人以极快的速度从背后抽出了一根木棒狠狠地抽在了他的头上,将他击倒在地。在聂明玦彻底失去意识前,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为什么你会喜欢上我那个喜欢被人压的儿子,居然还敢来查我。
“你醒了?”聂明玦立刻睁开了眼睛,面前站着的是孟瑶。那个,在孟宅里见到的孟瑶,不是被写在灵牌上的孟瑶。他向来笑着的脸上一丝笑意也没有,有的只是淡漠。漆黑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聂明玦的眼睛,仿佛要看到聂明玦心底,挖出里面藏着的东西。“阿……阿瑶。你到底……”“想问什么就问吧,难道你就不好奇吗?不好奇你当年看到的是怎么回事?”“我当年?难道说我看到是我的前世?”聂明玦语气中带着浓重的疑惑。作为一个新时代大学教师,他可是受着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教育长大的,是个坚定的唯物论者和无神论者。相信一切不合理的现象都能够有合理的科学解释,甚至把这奉为真理,结果这就被打脸了?!
  “如你在共情中所见,我是孟家女主人的儿子,孟瑶。”孟瑶默默地伸手到聂明玦躺着的床的另一边,摸了几下,掏出了一个保存完好的人头,而且与聂明玦长得一模一样。顿时把聂明玦吓得毛骨悚然,自己跟个长得像自己的人头同床共枕了那么久。“他应该算是你的前世吧,原来在孟府的旁边还有一座聂宅,宅子的主人是当年有着赫赫威名的聂老将军告老后的府邸。而他是聂老将军的孙子。在我十岁那年,我跟思思姨一同在花园里放纸鸢,听见了你在后院里练刀的声音,一时好奇就爬上墙头去看看,可我没想到这一看,就是一辈子。”

非常抱歉,因为身体是在不舒服,这一章较短,下一章会补回一些。
@魔法水管熊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