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女孩回家啦!更新!

觅初(中)

  为了挽回自己那丢得没剩多少的形象,温若寒开始借着书上的问题来接近蓝启仁,称呼也由原本的蓝公子到启仁到后来的阿仁。两人的距离也从隔着大半间屋子到后来能够相安无事的坐在一张桌子上。有一次,有个来自闽南安氏的世家子故意在蓝启仁的面前提起他被温若寒亲了的事情,还恶意的散布流言:说他蓝家仗着自己长得好,居然爬上了温若寒的床。蓝启仁虽然有些生气,可是也不当回事,处理了一些流言蜚语也就算了。

   在我看来,蓝启仁是个很温柔的人啊。虽然他偶尔有些古板。他被轻薄了,他才是那个无辜受害者。虽然气急了跟温若寒打了一架,可是他不记仇,打过了也就算了,即使错在温若寒。

  至于那些当时在场的世家公子,他们对着温若寒最多说一句好艳福,但是对着蓝启仁,他们可不见得这样。这群人里面不乏想要扒上温家这艘大船,看着温若寒跟人靠近,怎么可能不急。我看着有些生气了,狠狠地瞪了温若寒一眼。他无奈的说“我承认我当时真的莽撞了可是我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他一撩袍子坐在了忘川河边,随手捞起一朵漂浮在忘川河上的曼珠沙华拿在手上。他把花放到我面前,问“曼珠,你也是曼珠沙华妖,对于这种没有修出灵识的花有什么感觉?会难过吗?”

  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会难过吗?似乎不会啊。虽然我的原身也是曼珠沙华,可是我好像对这些同类没什么归属感。看着它们在我面前凋零,我没有感觉。曼珠沙华花妖不止我一个,但现在只剩我一个了。我记得除了我之外最后一个曼珠沙华花妖是因情而死的。她为了那个书生和他的爱妻居然甘愿散尽一身修为,化为普通的花,最后唤醒他们的前世记忆,解除他们的误会。她真傻,可是她死的时候我也没有难过啊!更别提那些连灵识都没有的其他花了。

  于是我回答温若寒:没有,我不懂情。我只觉得它们连灵识都没有,与我无关,就算已经修成人形,好像也没什么有意思的。温若寒盯了我一会,突然笑了“曼珠,我当时看那些世家子弟的想法跟你一样的。在我的眼里,他们与你眼里那些花差不多。他们的修行天赋在我的眼里压根不算什么,而且愚笨不堪。可是阿仁不一样。”我歪着头看他,他的眼里有我不懂东西。“阿仁的腰是他们里面挺得最直的,他看我的眼神没有阿谀奉承,他根本就没有从我身上看见除了温若寒这个人以为的东西。。看见他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世间好像多了一些什么。我不喜欢这个世界,由于我的身份,我的天赋,很多人都想从我身上得到利益。在我父亲的眼里,我是温家的继承者而并非他儿子,我只需要成为替温家开疆拓土的存在就行。在家族长老眼里,我是个香饽饽,一个能够帮他们得到权力的工具。在其他家族眼里就更不用说了。可是,从来没有人把我当成温若寒,只是温若寒。我一点都不喜欢温家啊。我如果当个游侠,可能更好吧。”

  这样听来,温若寒也有点可怜呢。哎?不对呀,我怎么好像被带偏了。“等等,如果你这么讨厌温家那你后来干嘛还要把他壮大到后来的样子?”我问

  他拍拍我的头“曼珠,你知道吗,虽然你的人形是个大姑娘了,可是你还是个小孩子一样懵懂。曼珠,人都是有想要守护的东西的,可是,有些时候你想要守护什么,得到什么,就要失去一些其他的东西。只可惜,你还不懂。好啦,我倦了,你去帮孟吧,我看到不少新鬼来了。”说完他就坐在原地开始打坐。他打坐的时间跟以前比好像长了不少。我的心里开始有了些不安,这是我第一次出现情感的波动。

      对于妖漫长的生命而言,时间似乎是个没什么概念的东西。我与温若寒挺长时间没见面了。我忙着帮孟处理事情,自从温若寒去世后,先是来一波新鬼,紧接着缓和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开始了,想来上面的世家也开始争斗了。而这一系列导致的后果就是下面炸了锅。许多修仙世家的新鬼在下面对上了,生前是对头,死后更是仇鬼见面分外眼红,三天两头打架。鬼差都忙不过来了,连我这种懒人都要帮忙了。但是不管怎么闹,望乡台始终像是一块隔离在外的净土。
   大约过了一两年吧,突然就消停了。听排队的鬼说有个叫夷陵老祖的人死了,各家的地盘和利益也划分完毕了,应该不会再出现一大群修过仙的鬼集体报到的情况了。我得了空之后就又跑去了望乡台找温若寒玩去了。可是我看到他的时候我震惊了。他的灵体开始虚化了!

  还没等我问他他就自己说了“没事的小曼珠,我只是有些累了。”说完之后他的灵体似乎好了一点,开始重新凝结。我的心也放下了一些。如果是现在的我在的话,我一定会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他坐在望乡台边,静静地看着镜中蓝启仁的样子,眼里是满满的眷恋。蓝启仁跟之前比起来气色差了不少,整个人显得很疲惫,又有些郁色。上面发生什么了吗?这次的动荡好像没有波及到蓝家啊,我就没怎么看见穿云纹家袍的鬼。

  温若寒看了一会镜面后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坐下。他笑眯眯的拍了拍我的头。这是他第一次愿意与我有身体接触。而且他的笑容与平时有些不一样。如果说平时他总是逗小猫小狗一样逗我,那今天,就是真真正正把我当成了一个与他平等地位的生灵看待。“曼珠,你有没有想过离开地府,去到人世看看。你虽修得人形,却缺了人性,不懂情感,不能真正的得道。而人世的复杂是你最好的历练。”我有点愣了“为什么要去人世?我在地府也能见到不同的情感啊,况且我觉得我可以向你学啊!你知道吗,我在你身边,看着你们身上发生的事情,我居然能够感受到不安,感受到不舒服!这算不算感情?我……我可以慢慢学的!”
  “那当然算情感,只是,小曼珠啊,我没时间了。我想再见阿仁一面,很想很想!而且你知道吗?你在地府所看到的一切情感,他们的主人已经离开人世了,他们对于情感的理解也不一样了。曼珠,只有入世,才会明白。就像我,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宁可自己只是温若寒,不是温家的家主。这样,也许我就会少很多自负,也不用和阿仁阴阳两隔。活着的时候我总是想着,我得到的权力越多,阿仁就越不可能离开我。当我离世后我才明白我错了,错的离谱。两个人谁也不服谁,最终也就走不到一起。”

  他说这段话的时候很难过,我的心里也酸酸的,眼里似乎有东西要涌出来,很想发泄。可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我不知道他们年少的时候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两个相爱的人走到死生不复相见的地步。

  “小曼珠,入世吧。”他说完后静静地看着我,我沉默了一会问他“那你会在这里等我回来吗?我……我可以替你把蓝启仁接下来。”我天生天养,他和孟是我最亲近的人了,既像哥哥,又像父亲。他摆了摆手,继续坐下打坐了。我离开后身后飘来了淡淡的一句话“不必了,你保护好他就足够了。”

  轻得仿佛是我的错觉。

  我跟孟打了声招呼后相当潇洒的走了。进入到人世后我看什么都好奇。这就导致大晚上的,我蹲在蓝启仁的房顶上好奇的盯着他,我想知道他会不会讲梦话。可是他压根就没睡!我看到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一人抱着一把琴弹着,我听过这个曲子,那个叫蓝忘机的小孩天天弹,好像叫问灵!蓝启仁的琴音比那小孩悲多了,每次听着都觉得眼睛发酸。感觉就像是上次听温若寒讲话一样。渐渐的,我开始不太喜欢听着了,太不舒服了。

  有一次,是中元节。我也跑到姑苏城里玩去了,偶尔捞起一盏莲花灯,别提多开心了。在这人间烟火里泡着,我也开始学会了很多情感。我会知道在小孩老人有危险的时候帮一把了,也知道什么是朋友了。更厉害的是我知道我跟孟还有温若寒的感情叫什么了,叫亲情!可惜的是我还是没学会什么是爱情。






He好呢还是be好呢?好纠结啊!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