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女孩回家啦!更新!

                    提灯众人的五一“劳动”节    随着声声蝉鸣响起,夏日的脚步越来越近,天气也越来越热。众人也更加不愿意动弹了。好不容易有个节日能放假,当然是瘫在家里享受生活啊。     但是,对于各小攻而言劳动节这种日子当然要“劳动”了。正好有三天假期,最合适干的事情就是把老婆压在床上吃了再吃啊!搞卫生?做义务劳动?不存在的!但对于被吃的老婆们表示:呵呵,想得美,三天,腰还要不要了。真不怕精 尽 人 亡啊!跟你们这群狼过劳动节我们还不如集体出去喝个茶吃个饭。两方人马的算盘那是打得噼里啪啦响。然而,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让他们心想事成,这文也就不用写了。 就在放假的前一天,一个晴天霹雳狠狠地打到了所有人的头上。我们亲爱的,“于·一直走在背锅之路上·一直被敬仰从未被超越·副”给他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鉴于之前国 安 局 被各路妖魔鬼怪(特指一组到六组包括九处的大佬们)搞得乌烟瘴气,三天两头在办公室开party。所以,节就不用过了,补搞卫生吧!PS:据说,那天于副的办公室传来了阵阵惨号,以及各种威胁。诸如:三闺女,一脚蹬了他吧,粑粑和麻麻给你挑个好的。人界,地狱道,随你挑。想挑大魔挑大魔,想挑修罗挑修罗。就算你想挑天道我都压着你灾舅舅去找!又或者是:老于,你这就不厚道了,龙纪威,快点放老龙咬他几口。但是,于副不愧是人民的好同志,国家认证的老牌 特 工。硬生生顶着一群人与非人的压力咬死不松口。即使面临着被劳燕分飞的威胁也丝毫不退缩。于是,大家啥都不用想了,吃老婆?喝茶?不存在的,早点回家洗洗睡吧明天还要搞卫生不是:(     第二天一大早,一群人站在办公室里,头顶的黑气与怨念的眼神几乎把于副给埋了。“咳咳,大家都到了的话那我们就分配一下任务吧。小十三,不要再趴在顾川的身上了,快点下来!周晖管好你家大毛,让他把手里的发圈放下,不要整天骚扰兰玉。九尾狐,今天是来搞卫生的,你穿着个低胸裙干嘛!”被说了之后,叶十三一脸不愿的从顾川身上滑了下来。周晖二话不说就想把魔诃踹到一边去,随后被迦楼罗拦下。凤凰一脸头疼的表情。至于九尾狐,还故意翘了个兰花指冲着老于说了句:哎呀,人家就是喜欢这样穿嘛!成功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于副深深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蛋疼:我为什么要接下这个任务,果然还是楚工两口子比较省心啊。 任务分配时总算是消停了些。在经过充分的考虑后决定:两人一组,鉴于楚工照顾月季都能差点把花养死,再加上楚工的学霸属性。于是他们两口子被压去整理书架,花什么的就算了。至于周晖和凤凰,反正周晖在地狱都能种花,去打理花园再合适不过了。小十三的性子最为跳脱,身手也灵活,让他和顾川上蹿下跳擦窗最好了。九尾狐和张顺被踢去洗桌布和窗帘去了。至于那白花花的泡沫之下你摸我的手我摸你的手什么的我表示我不知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龙纪威和老龙去扫地,自己和兰玉就拖地好了。但还有一个超级大麻烦,魔诃大魔王和迦楼罗怎么办。迦楼罗还好说,这孩子实诚,可架不住他有个的搞事精大哥。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把他们踢到了花园去交给周晖。让他们两夫夫头疼去吧。他不管了。 随着一声开始令下,个人立刻行动起来,一时热火朝天……天……个头啊!老龙一开始就把自己变成了本体,根本就没用人身。整条龙缠在龙纪威身上,嗷嗷亢奋的叫着。而迦楼罗则眼睛放光的盯着老龙。蛇啊!周晖站在花园里,压根就没打扫,光顾着对他老婆唱今夜无人入睡去了。那个声音简直就是魔音灌耳。孔雀就死命的缠着他妈,为了争宠甚至化成了迷你孔雀的形态,翘着小小的尾羽一摆一摆的,整个身体圆滚滚的。还将只长了几根毛的头亲昵的蹭着凤凰的脸颊。然后被他爸拎着后颈毛扔出去,接着被迦楼罗冲上来接走。最后就是两父子第N次开打。 叶十三则是对着颜兰玉叫服务员姐姐,还问他要巧克力。顾川和老于就可怜兮兮搞卫生去了,天大地大,老婆最大。脏活累活就交给皮糙肉厚的我们搞就行,老婆只负责貌美如花就好。 就在办公室里与花园兵荒马乱的时候,书房和盥洗室的气氛则是另外一种景象。    楚慈从进了书房之后就开始把韩越无视掉,抱着一本砖头厚的原文书往沙发里一窝就津津有味的看起书来。完全没有丝毫想要搞卫生的意识。而我们的韩·楚慈私人保姆·任劳任怨·老婆最大·越则是认命了一样开始擦书柜。擦了一会,韩越四处看看发现老婆一点都没有搭理他的意思,整个人都沉迷进书里,登时就起了色心,悄咪咪的走到楚慈后面想上去偷个香。缓缓的俯下身子,正准备亲上那雪白的脖子。视线向下再向下,透过衬衫的领口,还可以看到两颗樱红的茱萸。想想平时在亲吻胸膛是的感觉。嘶,感觉要流鼻血了。就在快要偷香成功的时候,楚慈感觉到不对猛的一回头。一眼看到一双发绿的狼眼,韩二哈的嘴角似乎有某些可疑物体。楚慈被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集体跳舞了。韩越把手里的抹布一扔,涎着脸搂上楚慈的腰。“老婆,看在我这么努力搞卫生的份上,让老公亲个呗!”书房的门还开着,一旦有人经过,面子都不用要了。虽然韩二在面对老婆的时候也不怎么要面子就是了。他不要,楚慈可还要。就在两人拉拉扯扯,得时候一声惨烈的尖叫惊住了所有人。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冲向了盥洗室。一开门,里面的情形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整个盥洗室到处都是泡泡,门一开,地上的肥皂水夹杂着大量泡沫涌到外面。里面的张顺全身上下都沾满了泡泡如果闭上眼睛都可以去雪地里装雪人。而李湖则变成了原型缩在洗手盆里,九条大尾巴可怜兮兮的耷拉着。“你们到底在在什么啊!我只是叫你们洗个窗帘而已啊!”老于一脸崩溃。“我们也不知道啊!就是加了个洗衣液而已,我怎么知道会冒那么多泡泡出来。哥,我冤啊。”张顺也是懵了,一看到凤凰就先叫了冤。周晖走到洗衣盆前面,拨开泡沫,就看到一个瓶子上面写着:超浓缩洗衣液。他拎着瓶子问张顺“灾舅子,你加了多少啊?”“就一瓶啊,这么小一瓶不全加了哪里够洗啊。”“灾舅子,我严重怀疑你的眼睛有问题,你就没看到这上面写的超浓缩三个字吗?还有你啊,九尾狐,想被扒了当皮草还是怎的,连人型都不要了”“我就看到泡泡冒出来了就想躲而已啊,想着原型小一点好躲,哪知道直接被泡沫淹了,差点憋死。” 这下好了,泡沫水冲进了走廊,顺着楼梯流的到处都是。原本已经被韩越打理的差不多的书房直接惨遭水淹,登时乱作一团。书和文件又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更是不能损毁。于是,一群人就扑上去抢救东西。等所有东西全部整理完毕,已经是凌晨了。所有人累的瘫在地上,动都动不了了。 回家后,小攻们亲亲小受,只有一句话:亲爱的,五一快乐,好梦!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