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女孩回家啦!更新!

觅初(上)

人物归作者,ooc归我


在姑苏城郊有一间叫觅初的小酒坊,它隐匿于城外的竹林之中,仅有一条青石板路通入,路的旁边有着一丛丛植物,只长了绿色的叶子,却不见花朵。它不挂酒旗,不设酒牌,进来喝酒的只能是有缘人,无缘者,不好意思了,任你天皇老子还是修仙世家的家主也别想带走一滴酒。但如果是一些有心人就会发现,这酒坊的位子正好对着姑苏蓝氏云深不知处。

  我,是这家酒坊的主人,曼珠。

  姑苏又入冬了。姑苏的雪与岐山真的很不一样,姑苏的雪永远都是那么的温柔,轻盈。像足了这江南水乡温养出来的那个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吸引住那的高傲不羁的温氏家主吧。

  看着窗外飘落的雪,我又把手里的暖炉往怀里抱紧了些,旁边小火炉上温的酒已经逸出香味,光是嗅着,都能感受到暖洋洋的气息。顺着这香味,我的思绪又开始飘远了。

  我原本是忘川河畔的一朵普通的彼岸花,无名无姓,日复一日的过着勤勤恳恳修炼的生活,对什么东西都是懵懵懂懂的。修出灵识后却迟迟无法修出人形,我也不急,每日就继续努力的吸着忘川河水,看着一个又一个灵魂在我眼前飘过。那时,地府才刚刚建成,还没有如今的孟婆,每日收回的灵魂只能是粗暴的扔进忘川河里泡上一泡,随后压着过了奈何桥,在望乡台上最后看一眼人世,就要入轮回了。可是这样的方法并不能完全洗去人们的前世记忆,导致地府经常出乱子。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叫孟的人来到我的原身旁边,他在哭。他的泪落到我的原身上,我居然能够化形了。

  我问他:你为何而哭?是因为你难过吗?如果你难过的话,你可以喝一口忘川河的水呀,喝了就什么都忘了,自然就不难过了。他回答:小花妖,你还不懂情一字,有些东西,就连忘川河水都洗不去的。等你懂了,自然也就明白我为何会落泪了。

  从那天起,孟就再也没离开过忘川河畔。他在望乡台旁搭了个小棚子,支起一口大锅,用忘川河水煮起了汤。路过的游魂在进轮回前必须喝上一碗,了却前尘往事,这效果倒比直接泡忘川河水好多了。我就在旁边帮着加加河水,分分汤什么的,倒也听了不少故事。

  我在这个小小的棚子里送走了数不清的亡魂。有步履蹒跚的老人,有不忍分离的痴男怨女,有为国捐躯死守河山的戍边军人。可是他们告诉我的情都是不一样的,我还是不懂。

  直到有一天,棚里迎来了一个穿着红纹白底家袍的男人。这家袍我听很多新鬼们说过,也见他们穿过。他们说这叫炎阳烈焰袍,是一个姓温的修仙大家族的家袍。这个家族整天就知道四处欺压其他家族,于是被其他家族联手反抗。前一段时间还看见了很多穿这家袍的鬼,看来这个家族要不行了。

  那个男人来到奈何桥后,就好像来闲逛一样,压根没把地府放在眼里。他居然就这样蹲在望乡台前不走了!可是我明明看着他喝下了孟的汤啊。孟婆汤——洗尽一切前尘往事,了却尘缘,一口饮尽,从此一切陌路相忘,再无彷徨。这么多年了,除了孟本人,我在没见过喝了孟婆汤能够不忘的。

  在好奇心驱使下我跑到了他的身边,在望乡台上,我看到了他面前出现了一个男子的影像。他很好看,身材高挑,五官立体,穿着蓝白色的家袍,额上束着云纹抹额。绝对称得上是一个美男子了,偏偏却带了些古板。

  “小花妖,他很好看吧”那个一直站在望乡台的男人终于说话了。这让我有些惊讶。可是他叫我小花妖让我有些不开心了,我有名字,我的名字是孟起的,他告诉我这个名字很重要。

  “我不叫小花妖,我叫曼珠,是曼珠沙华的意思。不过他是很好看,他是你很重要的人是吗?不然你不会在望乡台看见他。”“是啊,还能重要的人。曼珠,这么说你是曼珠沙华妖了。听说曼珠沙华的花香可以唤醒人遗忘的记忆是吗?”“是啊,可是这只有未化形的花才可以,当我们修炼出灵识,也就失去了唤醒的资格。”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的眼神很奇怪。后来我才知道那叫做期盼,也是后来才知道,我逃过了一劫。那个每天站在台子旁边的男人告诉我,他叫温若寒。好奇怪啊,明明姓温,却偏要在名字里安个寒字。这样起名字能好吗?

  我对镜子里的那个男人起了好奇心,每天帮孟解决了事情之后就跑到了温若寒旁边,探头探脑的跟着看那个人。最近新来的鬼有很多都穿着跟温若寒一样的炎阳烈焰袍,他们似乎很想跑过来像温若寒诉苦,但是他压根不理他们,每天只会盯着镜子里的男人发呆。可是新来的鬼都打不过他,鬼差也拿他没办法。唯一有能力制服他的孟也是一副万事不管的态度,渐渐的,他倒是成了地府一霸。可是,如果亡魂长时间滞留地府,又没有印记的话,靠着本体的力量根本撑不了太久就会消散的。

  孟没有阻止我去接近他,他跟我说,你去他身边看看吧,或许你会学习到什么叫做爱。你的修为一直没有进步是因为你要渡劫了,可是,你不懂人世情感,又如何渡呢?

  他跟我说,镜子里的男人叫蓝启仁是蓝家的次子。当年他去云深不知处求学的时候一眼就看中了他。

  蓝家在修仙界里一直都以家风优秀闻名,多少家主挤破头都想把自己的孩子送进云深不知处受教育。多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沾染一些蓝家的君子端方与书卷气。温若寒就是被送进去的人之一。

  当年的温家与其他修仙世家还不像后来那么剑拔弩张,虽然说温家对着其他家族有些居高临下,但也还算和谐。温若寒是温老家主的嫡子,天生灵体,是个修仙的好苗子,可惜就是不上进,说什么都懒得修炼。就算是这样,托体质的福,他老实修炼一天能顶上别人修炼十天半个月的。他每天待在岐山,啥都不干,就是拉着一群狐朋狗友四处乱跑。什么调戏侍女,天天喝酒打猎,反正就是不定心修炼。温老宗主一气之下直接把他用捆仙索绑了进云深不知处。还跟蓝家交代了:怎么严厉怎么来,不用管他乱叫什么。蓝家本来就家教森严,这下对他更是比别人严上几分。夜半翻墙,打手板;云深不知处内杀生,打;不背书,上课迟到,打!

  温若寒这下可算是栽了。可是他也是个硬气的,你不让我干,我偏干,还就跟蓝家人耗上了。有一次,蓝家附近的湖里出现了水鬼,长辈们有意锻炼一下他们,于是就让蓝启仁作为蓝家的代表跟其他家族的小辈一起前往夜猎。温若寒一出去就跟出了笼一样。御着剑飞在前面,很快连人影都见不到了。蓝启仁负责照看众人,再加上蓝家重视规矩,登时就看不惯他这样了。但是又苦于不能扔下其余众人,只能将气按捺下去,暂且记下了。

  然而等众人赶到湖边时,湖水已经恢复了平静,水鬼被砍得魂飞魄散。蓝启仁一见这样子更加生气。除祟的时候以度化为主,镇压为辅,这样子一剑切没了,这算什么!虽说水鬼邪祟为祸人间,但这是非功过到底要交付地府理论,断没有这样的道理。蓝启仁看着温若寒吊儿郎当的站在仙剑上一脸不屑的看着他们,心里的火气彻底压不住了。

  上前一步问:“温公子如今世家除祟,以感化为主镇压为辅,如今你一剑将它们砍得魂飞魄散,再无轮回的机会,已是违背了这约定俗成的规矩,而且还擅自离开了队伍,这实在有失规矩了。”如果是在岐山,温若寒听了这话压根就当王八念经,眼皮子都不带撩一下的。可是这说话的是自己很烦的蓝家人,偏偏这声音如玉石击磬一样清脆。这可就有意思了。温若寒抬眼看着蓝启仁内心思忖:嗯,不愧是不收五官不端者的蓝家出来的,这样貌就是好看,声音也好听。五官很清俊,皮肤白皙,特别是嘴唇,红润得想让人上去吮吸轻咬,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气鼓鼓的,真想逗逗他。

  站在温若寒旁边听他说的我看着他一脸回味无穷的样子就想躲开。真想说不认识这个人啊,他还有一点世家大族家主的风范吗?眼前这个一脸痴态对着蓝启仁的人真的是那个震慑修仙界多年的强者吗?我真想在自己原身的花瓣上刻上几个字:爱使人愚蠢。可为什么不管是妖还是人,又或者说是鬼都想要得到一份真正的爱呢?

  实在看不下去他这副样子,我催促他“那你逗他没有?就你那个混混一样的样子,人家理你才怪。真不知道他是怎样忍你的。这也叫爱吗?你们人类真奇怪。”他斜斜的看了我一样,一副孺子不可教的眼样子“小曼珠,你懂什么呀,爱是包容的。爱一个人,就要学会包容他的缺点,人也是相互成就的。”

  温若寒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想到什么就去做了,他居然直接落到地面上,靠近了蓝启仁上去就亲了他一口!我听到的时候都觉得懵了,当着一群人的面,他跑上去亲了一个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而且还脸皮薄,守规矩守到有点古板的人!我收回之前说的话,温若寒确实是世家大族的家主,那个威慑修仙界的男人。光冲着这不要脸的行为就没人能跟他比。

  被亲了的蓝启仁先是愣住了,紧接着反应过来直接抓起剑就挥了过去。倆人狠狠地打了一架。蓝启仁左挥右劈,硬是没碰到他的衣角,最后累的气喘吁吁,扔了剑就开始肉搏。温若寒怕伤了他,也弃剑换掌。最后被蓝启仁打了一掌。不过按照温若寒的说法,他逗小孩呢。就那一掌,跟挠痒痒差不多。

  这一架的结果就是两个人双双被罚去藏书阁雅正集,不仅仅是抄书,还要负责打扫藏书阁内的书架,整理书籍。

  温若寒是个闲不住的,被罚进藏书阁也一样。他抄书从来不会乖乖的写楷书,一篇抄下来,那一手字狂放无比,笔锋之间尽是凌厉。他抄完一篇,就跑去骚扰蓝启仁,左一句小古板右一句小古板。蓝启仁之前被他轻薄了,还被连累得犯了家规,更加不待见他。抄书已经够累的了,还要有个苍蝇似的家伙在耳边嗡嗡叫,实在烦人。但又不能再跟他打上一架,只能不去理他,自行抄书。温若寒在岐山的时候就常年混在风月场上,再加上温家少主的身份又为他锦上添花,鲜少有人不搭理他的。可偏偏碰上了个蓝启仁,总是对他冷冷淡淡的,这下他就觉得更有趣了。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