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女孩回家啦!更新!

怨宅姊妹篇:诡宅13

  时间倒流回孟诗与思思在河边的时候。两边的气氛非常紧张,学生怨魂们非常的狡猾,他们故意先冲向看起来相对较弱的孟诗那边,几个女学生把自己的一长头发甩了过去,完全不顾一旦被抓了之后会发生什么。孟诗知道这东西的厉害隔空抓住了头发后手上迅速燃起了一股蓝色的火焰,头发霎时化为一缕黑烟飘散,并散发出阵阵恶臭。可是她一时不查,闪避时袖子上被沾上了一些。这湿漉漉的头发一旦粘上了身体就像跗骨之蛆一样,疯狂的蔓延,还往皮肤里面钻。可是鬼不一样,鬼只有魂魄,如果被钻进皮肤,那跟钻进了魂里没区别。孟诗只能拿着一小团蓝色火焰四处抵挡。

  思思见着情况不对,想上前帮助孟诗,可她一动,剩余的男学生也开始动,他们一上来就带着爪爪见血的狠劲。眼看着孟诗接连杀了两个女学生后有些支持不住,思思心下大怒,一把捏碎了手上抓着的男生的头颅,狠狠地将无头的尸体扔到一边。她身边围着的学生竟然被她的狠厉吓到,只在她身边游走,一时不敢上前。思思一得了空立刻跑到了孟诗身边去查看她的情况。孟诗原本整洁的衣衫沾染上了灰尘,发髻也有了些许散乱,血迹溅上了她的左眼角处。虽然狼狈,但这样的她,却有了别样的妖异。

  孟诗抬眼看了看扶着自己一脸担心的思思,笑了笑“别担心,我没事,看来这群学生还有两把刷子。连把自己的怨气藏在头发里袭击都会了,可惜就是弱了点。不过也是,到底时间短。行吧,既然不能乖乖的守墓,那就一起烧光好了。”思思早就看他们不爽了“好,烧光他们。”说完,她们的手上都出现了一团蓝色的火焰,随手挥向了学生们。火焰过处,除了声声嘶哑的惨叫外,只余下灰白色的灰烬和腐烂的恶臭。为了避免接下来的再次遇上这些已经有点失控的怨魂,孟诗摘下了一直戴着的耳环。耳环做得非常别致,整体看来就是一只小小的灯笼,镂空雕花的主体上还用金箔在调出的花朵上粘了细碎的小花蕊,有的是金箔,有的是雕花,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当那团蓝色的火焰放入后,原本小小的耳环开始变大,变成普通灯笼的大小。倆人提着灯笼走进了墓门。


  进门后不久,她们就走到了聂怀桑与抱山散人进入的地方。看着他们走过后留下的痕迹,孟诗脸色更不好了“看来来得不止一拨人啊,思思,咱们先处理了这批人吧,他们会法术,又两个人结伴同行,比较麻烦。”思思不由得感慨“原来当年那个道士竟然留下了这样一个后手,原本还以为只有晓星尘一个,没想到啊,居然还会有他的后人前来。咱们去会会吧”孟诗与思思虽然进入地底时间比聂怀桑他们短,但由于手上拿着冥火灯笼,一路上没碰上不长眼来找死的,居然和聂怀桑一行前后脚到了主墓室。而这时,在主墓室后的另一个墓室,晓星尘也与聂明玦孟瑶碰上了面。

  在井口与聂明玦坦白了学生们的事情后,过来墓室的一路上孟瑶都没有说话,他有些害怕。聂明玦可以接受以前的事情,那是因为他知道四百多年前与四百多年后是不一样的。当年杀人,是为了复仇,可如今害了这群可以说除了擅自闯入了孟府之外什么都没做的学生们。就算跟他说清楚杀这群学生也是因为不得已,因为封住金光善的封印撑不住了,他出来一定会杀人来修炼,可这样的理由真的可以抹去自己满手鲜血的事实吗? 这样的自己,聂明玦还愿意要吗?

   孟瑶在聂明玦昏迷的时候偷偷的查看了他的记忆,看到那些之前跟他在一起过的男生。他们的手都是干干净净的,没有杀过人。他们都有着一种孟瑶一直渴望拥有的,却一直没能得到的东西——光明正大。他们就像阳光一样,即使这个社会不认可他们同行之间的爱恋,可是他们一样可以过着自己的日子,也有支持他们的人给他们鼓励。可以大胆的把自己对另一个人的爱宣之于口,勇敢的追逐。他们的家人,朋友爱他们,真真正正的爱着自己的孩子,不像自己。孟瑶是什么?父亲是赘婿,在外人的眼里就是个吃软饭的。每次别人叫他都不是金老爷,而是孟家姑爷,自己姓孟不姓金,因此他厌恶自己。更何况自己与孟诗长得相像,偏于柔和,精致,更加加深了金光善的不喜。孟瑶是个地缚灵,不可能离开这里,为了把自己修炼得更强大,还必须躲藏着阴冷之处。孟瑶越想越伤心,不由得自嘲的笑了。自己拿什么去比呢?

  走在孟瑶身旁的聂明玦几次想要尝试与他交谈,想问问他什么叫做学生们已经成为怨魂中的一员,为什么金光善会被镇压在这墓穴下面。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太过奇幻,他的头脑有些不清醒了。孟瑶说的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