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女孩回家啦!更新!

怨宅姊妹篇:诡宅12

就在思思跟上孟诗走进墓道是,猛的听见了身后传来了利刃破空的声音,她一把拽住孟诗扑倒在地上,转身向后看,只见在她们刚刚站立的地方出现了将近十个怨魂,是那群学生!他们弓着身子成攻击姿态。其中戾气最盛的那个连利爪都没收回去,显然刚刚攻击的就是他了。看着他们身上的伤痕与鲜血,原本开朗活泼的笑容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狠厉和怨恨。孟诗心里不由得一缩,这些人还是孩子啊,可是没办法,他们越界了,如果不这样处理,守墓的魂魄会因为受金光善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少,这样一来就控制不住金光善了。以前她们都会把闯进来的贼人和盗墓贼送进去填补,可是自从上一次那群人闯进来惊扰了阵法之后,就越来越压制不住了。

  思思冷哼了一声抬手就想抓向领头的怨魂“不过是一只新死的小鬼,这点怨气可不够看。更何况这地下河与思思当年死亡的池塘有暗渠相连,她死的时候的怨气可是影响了整个水底的。再加上混了这么久的水下,要是还被几只小鬼打了,这脸往哪放?”领头的怨魂张开了嘴发出了一声呼啸,怨魂们纷纷围了上来,形成了包围圈。孟诗与思思背靠背站在一起,姿态放松。但手已经曲了起来,随时可以把他们撕成碎片。学生们一拥而上,孟诗与思思也手指一张一曲,狠狠得抓向学生们。

  此时的聂怀桑与抱山散人也不好过,通道里的腥臭越来越浓,而且墓道也越来越宽,光靠手摸已经不能摸到两边的墙壁了,这样一来就很难判断耳室或石龛的存在。必须拿着手电筒向着两边扫过,生怕一不小心就会错过。这种空空的感觉并不好,仿佛两边随时能够扑出一些怨魂或尸体。突然,他感觉到自己的后颈吹过一阵凉风,吹得他毛骨悚然,就在这时,啪得一声,手电筒灭了。

  随后,两边的墓道上,许许多多红色的“小灯盏”开始亮起。“怀桑,快跑!”抱山散人一把拖着聂怀桑就开始逃跑。“怎么了散人?那些红色的是什么?”聂怀桑虽然害怕,但还是有些懵。但等他回头看了一眼之后他就明白了为什么抱山散人会跑了。借着抱山散人拿出来的照明符,他看见了刚刚那段墓道里面根本就已经藏了好几间耳室和石龛,里面放的压根不是冥器,而是大量的人殉!他们现在都起尸了,那红色的就是他们的眼睛。人殉里面有男有女,甚至还有垂髫小儿。他们早已腐烂得七零八落,但是又像是诡异的停止了一样。它们身上的腐肉随着它们的行动一块块的脱落,掉在地上发出嗒吧嗒吧的声音,它们半烂不烂的样子和熏人的恶臭让人多看一眼都能吐出来。

  “散人等等,你看她的手上!她抓着的好像是一条许愿瓶项链,这不可能是古代的东西。会不会是之前学生们身上的东西,或者是当年闯进来的人所带的?”聂怀桑强忍着想要呕吐的欲望拉住了抱山散人。“确实是许愿瓶,看来那群学生就是遇上了它们,学生们恐怕是凶多吉少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硬抗的话我们不是它们的对手。”说完,抱山散人果断向起尸的粽子们扔出了一道诛邪符后,拉着聂怀桑逃向了墓道的深处。可是以往碰上多少强大邪物都能发挥力量的诛邪符似乎失去了作用,这些粽子们只是被符咒震倒而被劈成化为焦炭。它们纷纷抖落了身上被劈得有些焦黑的皮肉,随后又再次爬起来对倆人紧追不放。就在他们实在跑不动了,准备与粽子们决一死战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了一道雕花墓门!门上有着猫头瓦和滴水,更有凤尾斗拱,显得十分精美。“会……会不会是主墓室?”聂怀桑上气不接下气的问“是了,就是主墓室,我们之前已经经过了两旁的耳室,但是在经过耳室的时候又没见到棺木,看来棺木被放到后室去了,我们面前的这个大门后面应该就是主墓室了。根据道观前辈留下的手札,那条密道就在主墓室的下面。怀桑,现在我这里有一张五雷符,记住,这符只有一张,等那些粽子们挤过来的时候你要把他扔进它们中间,尽可能的除掉多一些粽子,我会尽快想办法打开墓门。”

  怀桑背靠着墓门,看着看着粽子们一步步靠近,吸入的空气里包含的腐臭味越来越浓,耳边是粽子们的脚步声,那种骨头拖过地砖形成的刮擦声令人骨头发紧。空洞的墓道更是将这声音扩大了。“怦怦,怦怦”聂怀桑知道,这是自己的心跳声。他紧紧的攥着手里的那道符咒,只有一次机会,一定要成功!他用眼角余光瞄了抱山散人一眼,她额上开始渗汗了,这个墓门的机关设计得十分精巧,如果用对了劲,用工具轻轻一拨就能
打开,可是谁都不知道那个力道到底有多大,只能依靠自己去一点点试。而且力道还要变化,如果力道不对,即使机关已经触发,也会重新卡回去,而且超过了一定的次数机关会卡死,这就真的要送命于此了。瞬息的时间仿佛变得漫长了起来,粽子们步步逼近,抱山散人扔在不断的尝试着打开机关。一次,两次,都失败了,机关的咔咔声不断,可就是打不开。就在怀桑咬咬牙,准备扔出符咒时,粽子们突然停了下来,纷纷退开,让了条路出来。两个穿着古装的女子步履轻盈的走来,手上还提了散发着幽幽蓝光的灯笼。就在这时,门后传来了铰链的声音,门,开了。

评论

热度(9)